虽然她讨厌读书,但她喜欢看小人书,乐此不疲,津津有味。

    “哇塞,这里很不错,金碧辉煌,最主要的是散发着一种渴望知识的气息。”

    “娘娘,奴婢绝不会坑你的,这里什么书都有。”

    “嗯,本宫似乎闻到了小人书在打招呼,要去寻找他们了。”

    她带着好奇心,一路走来,看一看,摸一摸,好像在摸一件宝贝似的,脸上带着笑容,合不拢嘴。

    舞供跟在后边儿,看到娘娘这么高兴,她也是由衷的高兴,娘娘喜欢就好,简直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她大体看了一下,四书五经,讲道理的她都看不懂,而且也没有兴趣,走过了好多地方,还是没有看见小人书。

    “舞供,小人书在哪边?”这么漫无目的的找下去,何时是个头?

    舞供还以为娘娘是在欣赏,看有什么书呢?原来还是在找小人书,还以为陷入了知识的海洋中,还是她想的太简单了。

    舞供指着一个方向,“娘娘,在那边,奴婢也是问了一个人才知道的,小人书不多,但也足够看了。”

    “娘娘,这排都是。”

    “这么多啊。”

    大开眼界。

    她立即翻了起来,她先看书名,够不够吸引人,吸引了她的目光,她就看,要是觉得不合自己的胃口,她就看一下本。

    不一会,舞供的怀里就十来本书了,她是一个搬运工,专门为娘娘搬小人书。

    书还是不断的增加,舞供有些吃力,“娘娘,这么多书,一时半会也看不完,倒不如先拿一部分,看完了在过来取。”

    她担心的是娘娘把书拿回去,每日更不会出来了,那花园就修建不了。

    不好,不好。

    她一时沉迷了,没有顾及到舞供,看她脸红的,估计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吧。

    “把书放在地上吧,本宫在这看一部分。”

    这里环境优雅,倒是一个清净之地,书香的味道倒是让人安静了下来,怪不得文人雅士,都是温文尔雅,连一句粗话都不说,你的心静了,看的也就清楚了,也没有那么计较了。

    舞供一喜,这可是好事啊,这就说明娘娘不会回本命宫了,也好。

    她席地而坐,没有讲究那么多,自己看的开心就好,袖子有一些宽大,她往上挽了一点。

    舞供则离她三米外,也不敢发出声音,怕打扰到娘娘,她也乐的一个清闲自在。

    她们处于一个角落,西北角,这里大的很,就算有人进来,一个北,一个西,是完全察觉不到的。

    墨羽白近日来老是静不下来,还在疑惑那个女人的事情,可真是奇怪,有事不说,谁能猜的出来。

    他便来了天书阁,寻找一片净土,他也是会经常看书的,每次都是需要什么书,小花子会取过来的,今日,他处理完事务,好不容易空闲一会,第一念头就是去本命宫。

    但被他深深的扼制住了,去了也没有好脸色,他又何必呢。

    这里是皇宫中最安静的地方,他便来了这里,一尘不染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书香的气息。

    他有多久没有来过这里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甚至更久……

    这里以前是他最爱的地方,寻一处角落,席地而坐,手中拿着最爱看的书,孜孜不倦,偶尔会废寝忘食,但是很欢喜。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决定找一个角落,寻找一本书,一个人,独自享受。

    背靠背。

    两人浑然不知,自己的背后竟然有人,隔着书架,很近很近很近,但又很远很远。

    落北星看到入迷,她的速度很快,可以说是一目十行,早在以前,她就练成了这个本事,现在看书,半天一本儿,毫不费力,这书很薄,大约两个时辰,她就看完了。

    站了起来,把书归位。

    她眯着眼睛,她看到了谁?

    墨羽白。

    他怎么会在这里?有没有看到我?

    尽量让自己平息,不让他发现我的存在,不然还以为我跟踪他,这可就解释不清了。

    她慢慢的蹲了下来,爬着过拐角处,像一只毛毛虫,只露出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

    侧脸杀。

    这货是故意的吗?侧脸还是一如既往的迷人。

    呸,不要脸。

    我怎么能沉迷于美色呢?这个狐狸精,不是一个好东西。

    她爬着又回到了原位,望向舞供,她昏昏欲睡,脑袋一磕一磕的,时机刚刚好,这样,舞供就不会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了。

    她觉得这是天赐良机,老天爷让他们在此相遇,肯定是老天爷显灵了,让她报仇,明面上不能,但暗地里可以。

    她眼睛咕噜咕噜转着,到底怎么折磨他呢?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她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好想抓一条毛毛虫,放进他的衣服里,他必会受不了,而托衣服,到时候,一堆人的过来观看,丢尽他的老脸。

    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毛毛虫简直是天方夜谭。

    她忽然想起来了,药包还在她的身上,一直没有取下,要不给他下点药,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

    她一脸的邪笑,但没有忘了了身后的人,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这下药,需要水呀。

    她一时又犯了难,这干巴巴的药,他怎么能喝下去呢?又不是傻子。

    到底怎么办?怎么办呢?

    此仇不报非君子,如此好的时机,绝不能放过他。

    他不仁,我不义。

    奈何没有任何的工具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她把书稍微的移动了一下,发现今天暴君特别的安静,脸也慈祥的很,哼,都是装出来的。

    她站着。

    他坐着。

    站的高望的远,说的一点也没错。

    可以看清他的墨发,他的锁骨,他的身材,就是看不到脸。

    她打开药包,用手拿了一点点,悄无声息的撒在了他的脖子上,整个过程又激动又害怕。

    她试过,慢慢的撒在人的皮肤上,会有痒的感觉,虽然不会痒的难受,但现在只有这么点辅助工具。

    她悄无声息的蹲了下去,每一个动作都是轻轻的,深怕发现了,这颗人头就不保了。

    墨羽白看的很认真,入了迷,感觉脖子有点痒,他就用手绕了一下,若无其事的看书。

    ……

    落北星重复刚才的动作,又撒了一点过去。

    墨羽白若无其事的饶着。

    ……

    如此反复。

    药包也只有一点了,她打算见好就收,赶快撤离。

    墨羽白现在有点心不在焉了,一开始还好,现在有点烦了,思绪一下子打乱了。

    她又偷偷摸摸的瞄了一眼,他的脖子一道一道的抓痕,血红血红的,她满意的笑了,要是脸上这个样子,她做梦都会笑醒的。

    玩够了,折腾够了,撤离。

    舞供还在昏昏欲睡,她走过去,捂住她的嘴。

    舞供一惊,想要大喊,看清楚来人,才放下了心。

    墨羽白痒的厉害,不打算看书了,便把书放回原处,他发现有白色的粉末,他用手摸了一下,闻了一下,无色无味。

    他原先取书的时候都没有发现,一下子有了,他感动不可思议,他环绕了一周,发现地上也有,就是他刚才坐过的位置。

    他脸色一变,想到了什么,快步走了过去。

    他发现地上也有粉末,是一样的,他现在可以断定一件事情了,刚才有人在这里,而且她就是站在这里,通过书架,把粉末撒到朕的身上的,怪不得他感觉脖子痒呢。

    “呵。”有意思,这么不入眼的手段,皇宫中有谁呢?

    答案一想便知。

    舞供一声不吭,她被娘娘捂着嘴,到现在还没有松开。

    落北星奸计得逞,笑的一个开心,“跟我斗,太嫩了。”

    为了以防万一,她还剩一点的药,可不能用完了。

    她听着动静,他应该走了,才松开了手。

    “嘘,小声一点。”

    舞供点点头,娘娘越来越奇怪了,这是新的招数吗?

    她压低声音,“娘娘,猫抓老鼠吗?”

    她就是那只老鼠,娘娘就是那只猫。

    这丫头说什么呢?不过,挺形象的,暴君就是老鼠,她就是猫,一爪子拍死他。

    “对了,若是今天有人问起来,就说我们没有过来过。”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相信有她的道理,“好。”

    “走吧。”

    打开门,她傻眼了。

    暴君在门外。

    难道他知道了?不可能,不可能,他没有看见,没有证据。

    冷静,冷静。

    舞供行了礼,“奴婢参见皇上。”

    墨羽白黑眸盯着她,并没有开口让舞供起来。

    落北星把舞供拉了起来,这明摆着不怀好意,一张臭脸,谁想看呢。

    “走。”

    “站住。”

    “见了朕,就要跑,做了什么亏心事?”

    她忍。

    “本宫这几天眼神不好使,要不是皇上吱声,还以为是一个大耗子呢?太吓人了。”

    他的脸更黑了,气人的本事不小,含沙射影,骂朕是大耗子,好,很好。

    他就知道她以为朕走了,什么也没有发现,所以,特地守株待兔。

    “朕是大耗子,你身为皇后,就是一个大耗子。”

    不,她是猫,专门抓他的。【趣笔阁:m.7bige.com】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