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伊柔一上楼,傅继尧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你好,我是傅继尧。”傅继尧接起了手机。

    (我是刚刚柔儿客厅里的男人,谢谢你替我讲话,我的确很在乎她。)早在沈伊柔的房子里装了窃听器,所以,他们刚刚的对话,他全听到了,让他没想到的是,傅继尧果真是正人君子。

    “我只是实话实说,更希望伊柔能幸福。”傅继尧心中疑惑着,他怎么会知道他的手机号码?

    (不过,很抱歉,我也无法带给她幸福。)她现在恨死他了,更何况她还爱着傅光尧。

    “不对,伊柔是在乎你的。”这个男人自己竟然没察觉。

    (我要提供你一个消息。)打住了有关沈伊柔的话题。

    “什么消息?”

    (你大哥傅承尧挪用公司不少公款,外面还欠下一大笔赌债,你得小心他的行为可能会影响到你公司的运作;这两天,你会收到他挪用公款的证据,至于如何处置,就看你自己。)

    “我早就怀疑我大哥了,谢谢你!”此人到底是什么人,他找不到证据,他手上却有。

    (我会暗中继续保护伊柔,你只要将她送回她爷爷那里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你究竟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柔儿下来了,不要提起我。)电话立即收了线。

    傅继尧看着突然断掉的电话,沈伊柔也真的正好下楼来;此人竟这般神通广大,他一脸的愕然。

    ***cn转载制作******

    几间相连的老旧公寓,背面是一大片长满荒草、堆着一袋又一袋垃圾的空地,此处看似已无人居住,一楼乌漆抹黑,但二楼却灯火通明。

    傅承尧将车开进仅容一辆车行驶的小道,在公寓前停了下来。

    二楼有人开窗往下一探,接着公寓后面一片铁卷门便刷的一声往上开了一半。

    傅承尧弯身进入,都还没走到二楼,铁卷门又迅速的被拉了下来。

    二楼摆满了一张又一张的桌子,烟雾弥漫;此时,有一半以上还是空的,傅承尧当然知道那是因为时间还不够晚,再稍晚一点,这里可谓是“高朋满座,生意兴隆”。

    这个地方环境相当差,偏偏只要来过一次的人,就会被激起人性里那股被潜藏、被理性压抑住的赌性,就如同傅承尧,他在李诗晴的媒介下来过一次,从此就踏上了不归路。

    “没想到我们的傅大少爷还敢上门来?”雄哥从一间房间走了出来。

    “雄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在你这里也花了不少钱,我现在只不过是手头有点紧,你就扬言要我的手脚来抵债,我不来找你谈谈成吗?”实际上,他是走投无路了!

    傅继尧居然有他挪用公款的证据,并停了他的职,还说是念在兄弟之情,否则他就会诉诸法律。

    而雄哥又派人催债,他本以为可以从沈伊柔那里拿到一大笔钱,没想到连终极特务都断定傅光尧是意外死的,这简直是判了他死刑。

    他自知已是穷途末路,而雄哥催债的手法又十分残忍,他不得不自救;于是他想到了一个主意,这才敢上门来。

    “没钱,什么都不用谈!你只要留下一只手、一只脚抵债就可以了!”雄哥将一支刀子插在桌上,随即有两个年轻人左右架住傅承尧。

    “雄哥,请你叫阿龙出来,我有事要跟他商量,这件事他一定有兴趣,而我也有钱拿,到时候就可以连本带利把钱还给你了,我的手脚没有用,钱才有用!”傅承尧故作镇定,却已紧张得汗流浃背。

    “什么事?”李金龙从另一间房间走出来,显然他听到了他们刚刚的谈话。

    “阿龙,你不是一直要找沈伊柔吗?你不是认为你妹妹是她害死的吗?我也认为我弟弟是她害死的,所以,我可以把她找出来,只要她承认人是她害死的,你就可以报仇,而我也有我弟弟的保险理赔可以拿。”虽然终极特务证明人是意外死亡,但那天沈伊柔的表现还是让他觉得可疑。

    李金龙目不转睛的看着傅承尧,嘴角挂着一抹残佞的笑,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有把握不动声色的把她找出来?”

    已经连续两次,沈伊柔这只煮熟的鸭子从他手中飞走,这口气他隐忍到现在,却又怕那个救她的人,所以他至今仍不敢轻举妄动。

    “我保证,只要我一句话,她一定会出来。”傅承尧口气非常肯定。

    “你知不知道她身边保护她的人是谁?”李金龙不得不问,万一对方又出手,难保他不会连命都没了!

    “好像是个保镖,不过现在没有继续保护她了,她现在和她爷爷一起住。”这是他无意中听傅继尧说的。

    “那很好,你负责把人找出来,其他的交给我,你就等着领傅光尧的保险理赔吧!”李金龙不屑的嗤哼着。

    “我约好之后,会告诉你时间和地点。”傅承尧甩掉架住他双臂的两个人,他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尽快,我不想等太久!”

    “我也是。”说完,他便迅速离去,有一种在鬼门关绕了一圈又回来的感觉。

    ***cn转载制作******

    回到沈长风住处的沈伊柔终日郁郁寡欢,惹得沈长风只有摇头叹息;自己的孙女显然是爱上了,偏偏她又矢口否认,难道他这个已活了四分之三世纪,阅人无数的老人会看错?

    “柔儿,欺负你,我把他找回来教训一顿可好?”沈长风总是不断的试探再试探,只要她愿意面对自己的情感,因调查傅光尧死因而刻意接近她这件事便没什么大不了的。

    “爷,既然他都走了,我就不想再看到他。”沈伊柔清澈的明眸,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取而代之的是空洞的眼神。

    那天,她利用傅继尧逼走,她以为自己会有愉快的感觉;没想到,在亲眼目送他的背影离去时,她却像是失落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般惶恐无助,还情不自禁的当着傅继尧的面落泪。

    “不就是你要他走的吗?”

    “我要他走,他就走吗?”她微噘着嘴,又气又后悔,她当然不能承认自己的感情,只好把错归咎到身上。

    不是要保护她吗?他可以坚持留下来的,可见得他不是那么有心,现在想来她仍觉得心痛。

    “他不走,难不成还留下来让你处处刁难?”他就说过,女人心、海底针,说的跟做的全没个准儿,让人怎么也摸不着头绪。

    “反正,他接近我也是有目的的,走了也好……”她越说口气越软弱,分明是口是心非。

    “或许他一开始是有目的,但我认为他为你所做的一切,已超过他的目的之外,如果他不是真的喜欢你,他又何须隐瞒住傅光尧的死因,终极特务拿钱办事,没有理由这么做。”

    “或许是因为他……”她想说,或许是因为他念在他跟她有过一夜情,可是她说不出口。

    “或许是因为他对你动了心!”沈长风接着说。

    “那是不可能的。”并非她胡乱猜测,而是除了说喜欢她,并没有任何其他的表示。

    “我自己的孙女我了解,你足以让那样的男人动心。”

    “爷爷,不要再说了,律师已经在办理公司股份转移了,我们很快便可以回日本了。”

    会对她动心吗?历经了傅光尧这段情感,她认为一个女人需要的,是一份久久长长、情深意浓的爱,可以给她这些吗?

    也许他对她只是短暂的依恋,就如美丽的夕阳稍纵即逝;更是敌不过晚风一阵,绚丽的云彩便会随风飘散。

    “柔儿,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连爷爷都忍不住喜欢他,你自己可要考虑清楚,不要悔恨终生啊!”沈长风无法替沈伊柔做任何决定,他只能苦口婆心劝导着。

    “爷爷,您说的我懂,但缘分是不能勉强的,就看老天爷怎么安排了!”这几天与的分离,她已感受不到对的恨意,常浮上心头的,是的一切以及她和的一夜激情。

    她甚至不后悔把自己给了他,但也因为像那样的男人太优秀,让她觉得自己和他是不可能的;又加上她当着他的面说她爱傅光尧,还利用傅继尧气他,他肯定是不会再理她了。

    “柔儿,缘分也要靠自己把握啊!就是把什么事都丢给老天,才总是有人在事后怨天尤人。”

    “爷爷,傅承尧约了我见面,我得跟他把话讲清楚,免得他不死心,老是要查光尧的死因。我去换个衣服就出去。”沈伊柔不想再跟沈长风多谈,她的心够乱了;而平常最懂得她的心的爷爷,把她的心搅得更乱了。

    “你要小心点。”沈长风交代道。

    “我知道!”说完,她便上楼换了衣服。

    沈伊柔在无人保护的情况下,又恢复了以前出门时的装扮;一顶鸭舌帽、一支墨镜及一身的黑。

    出了家门,走出巷子,她在暮色中拦了辆计程车离去。

    ***cn转载制作******

    对沈伊柔一点警觉性都没有感到头疼,他真想把她拦下来,打她一顿屁股;但他心里明白,她是不会想看到他的。

    终极特务对女人的态度是,在不影响大局、不会有麻烦、对方主动的情况下,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

    如今,沈伊柔乱了他的原则,她让他处处为她着想,还得忍受她爱着别人的事实;虽然,这个别人曾是她的丈夫。

    他虽没谈过恋爱,也懂得要两情相悦,这个想法让他强忍住心中那份霸道,才没硬把她掳走,强留在身边。

    看来,惟有想办法忘了她,才是上上之策。

    (-,我在你后面了!)两辆同厂牌、同款式,不同颜色的车前后相随着。

    “沈伊柔交给你了!”从后照镜看到了鸠,鸠是来接替他的位置保护沈伊柔的。

    (-,任务完成后,要我带她回别墅吗?)鸠当然知道他们之间是怎么了,他是想替把人掳回去。

    “不,送她回她爷爷那里去。”该结束的还是要结束。

    (-,我不相信沈伊柔不爱你,她应该只是一时气愤,你可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还没遇过有女人能逃出终极特务手掌心的。

    “我们心中彼此有疙瘩,她恨我利用她,而我无法忍受她还爱着傅光尧。”

    (好吧,那就照你说的,送她回她爷爷那里去。)鸠不便多言,当事人有当事人的考量。

    在一个红绿灯右转,他要跟其他伙伴会合,今夜要将傅光尧的案子结束。

    (-,我已联络好我岳父了,他会带人埋伏在雄哥的赌场附近,一切等我们指示。)在线上的是鹰。

    他们不能让雄哥和李金龙的赌场继续开下去,如果只是单纯的赌场,他们或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偏偏他们的营业种类包罗万象,提供安非他命、女人、诈赌、放高利贷……

    所以,他们便让魏士豪配合他们的行动,一举歼灭。

    (我是雕,我刚刚终于查到了李诗晴的爱滋是来自谁了!)

    “是谁?”问。

    (就是雄哥。)

    “雄哥?”的确令人讶异。

    (所以,不能留活口,待会儿雄哥让我解决,他算是恶贯满盈,他的死因是拒捕,自杀身亡。)雕说着。(那李金龙呢?,难保李金龙日后不会再找沈伊柔麻烦。)鹰提出问题。

    “李金龙由我负责,我会拿他妹妹的病历给他看,为了他妹妹的名声,他绝不敢张扬,若他依旧执迷不悟,持枪反抗警察的拘捕,我一样不留活口。”心中已有打算。

    (鹰,你岳父那边就由你来联系,我会随时支援你们。)鹏说道。

    (你当真要把沈伊柔交给鸠保护?也许这是扭转你们之间关系的好机会。)鹰了解爱一个人的感受,他知道若无法挽回,必然会痛苦。

    “她不想见我。”答得简短。

    (我会告诉她,是你要我保护她。)鸠忍不住插话。

    (鹰的爱情虽有波折,也不像你这般伤脑筋,干脆把她掳回来,学鹰的方式,让她怀孕,她就是你的了,)鹏说道。

    (我是故意让凝霜怀孕的没错,但我确定她是爱我的,我才那么做的。)这下子鹰可得要解释清楚才行。

    “鹰说的没错,我该掳的是她的心,而不是只有她的人,要不然,我们终极特务全要变成强盗了!”

    (我的看法跟鹏一样,掳回来再说!)鹏说着。

    (开始行动,沈伊柔跟傅承尧碰面了,傅承尧车里躲了两个人,硬把沈伊柔押上车了!)鸠突然扬声提醒。

    “鸠,你千万要注意她的安全,她常常做恶梦,不能再受惊吓了!”的口气挺紧张的。

    (-,我需要你的支援,我打开追踪器,你马上过来,不然,我怕一个人保护不了你的沈伊柔。)鸠见如此紧张,便故意让他过来,到时他便会忍不住出手救沈伊柔,也许两人会尽释前嫌。

    (-,你先过去吧!我们等你们的消息行动。)鹰也如是说。

    他们并不确定沈伊柔会被带往何处,他们必须确定沈伊柔的所在,好一边救人一边攻坚,这样雄哥和李金龙才能同时落网。

    “好吧,我先过去,”也打开了追踪器。

    “我看大家一起行动好了,沈伊柔已被带往赌场,这下可以一举成擒。”轻笑了两声。

    (那对我们的确非常有利。)雕的语气也激动了起来。

    “大家照计划行动!Over!”

    接着,大家一一离线准备行动。【趣笔阁:m.7bige.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