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特务的别墅区里——

    鹰、-、鹏、鸠、雕五位终极特务对着电脑萤幕里面的Case发呆。

    表面上看起来他们似乎是在发呆,其实他们正仔细端详,看看是否能从中找出一点蛛丝马迹,这个Case他们已经查了二个星期了,却什么线索也找不到。

    魏凝霜端来五杯果汁,看着五个大男人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电脑萤幕,一副愁眉苦脸的,一时觉得好笑。

    “你们平常的英姿焕发全到哪里去了?”她笑谑着。

    鹰一把拉她跌坐在自己腿上,紧紧的抱住她,在她耳边亲昵的说道:“你胆敢取笑我们!”

    “鹰,不要忘了你老婆刚怀孕,你这种抱法,只怕你的孩子要抗议了!”雕说完,又将脸转回萤幕,继续他的沉思,对他们的恩爱模样视若无睹。

    “凝霜,谢谢你!”鹏端起一杯果汁,道谢时连头都没回,也是将目光锁在电脑萤幕上。

    “不客气!”魏凝霜坐在鹰怀里回道,当她转过头看着鹰时,鹰也是将目光锁在电脑萤幕上。

    “这个Case再不完成,鹰和凝霜的蜜月也不用去了!”鸠嘴巴说着,也是将目光锁在电脑萤幕上。

    鹰就是被这个Case拖住,才让预定的蜜月旅行不得不顺延。

    更是专注,他转换电脑萤幕,他需要沈伊柔的资料,他以为在他的跟监之下,沈伊柔应该会很快的露出马脚,结果一晃两个星期了,除了她怪异的行为,与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他没有找到任何的资料,当初他太小看这个任务了!

    他聚精会神看着萤幕里沈伊柔的资料——

    沈伊柔的父母和傅光尧的父母是共同白手起家的事业伙伴,他们有意结为亲家,便让沈伊柔与大她五岁的傅光尧订婚,沈伊柔十五岁时,父母出车祸身亡,沈伊柔便由住在日本的爷爷接去扶养,直到二十二岁才回台湾与傅光尧结婚,刚结婚时,傅光尧很不能接受沈伊柔,但婚后不到二个月,傅光尧对沈伊柔的态度全变,两人恩爱非常。

    “这么说,沈伊柔没有理由谋害傅光尧。”自言自语着。沈伊柔今晚的表现模糊了他的判断能力。“依资料来看,沈伊柔的确没有谋害傅光尧的理由,傅光尧有情妇的事,是傅承尧所提供的线索。”鹰说着。

    “-,你说今晚李诗晴的哥哥也找上门了,既然如此,那就证明傅承尧所提供的线索并非捏造。”鹏分析着。

    “我这边也查不到任何线索,不过,我可以肯定,傅继尧和傅承尧为了沈伊柔手上所继承的公司股份各怀鬼胎。”这是雕惟一的发现。

    “李诗晴的哥哥那边由我来负责,鹏,所有的监听工作全部准备完毕,改由你监控。”鸠说着。

    “我知道了!”鹏答道。

    魏凝霜听出他们的话中颇带挫折,知道他们因为这个Case毫无头绪而心烦,她本来是不想过问的,但五人的表现让她起了好奇心,让她不由得也将目光锁在电脑萤幕上。

    “龙跃建设副总经理傅光尧与秘书李诗晴前往宜兰浩公途中,疑超车失控坠落大海,双双身亡。”魏凝霜念出萤幕上一篇头条新闻的资料,也陷入了沉思,这个头条她有印象,当时媒体大力炒作,喧腾一时。

    “我们一定忽略了什么地方,没有理由没有线索。”显得有点心烦意乱。

    “傅承尧限期破案,若再查不出沈伊柔谋害亲夫的证据,只怕我们会砸了自己辛苦建立的招牌。”鹰语重心长的说着。

    “情夫情妇一起葬身大海,沈伊柔应该是计划得很周详,就算有证据,也可能石沉大海了!”愿摇着头说道。

    “你们好像认定凶手一定是这个沈伊柔似的,也许她是无辜的呀!”魏凝霜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全把矛头指向沈伊柔,觉得有失公道,这就像鹰当初认为她拍人裸照,就是她不对的情况是一样的。

    众人全将目光从电脑萤幕转到她身上,魏凝霜似在为自己抱不平似的,她对着大家说道:“我知道我不该过问,可是,你们不能只听一面之词,搞不好沈伊柔也是受害者;这里面或许有外遇问题,也许是情夫情妇吵架所引起的意外,所以你们才查不到任何线索。”

    “这也不是不可能,也许该往另一个方向侦查。”附议。

    “好,这件Case归零,从头再查起。”鹰说道。

    “傅继尧对傅光尧的死,想知道真相的反应没傅承尧来得激烈,这也是一条线索。”鹏说道。

    “凝霜,谢谢你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还以为是我办事不力。”说着。

    “我只是旁观者清,那你们忙吧,我去帮你们准备一些点心。”魏凝霜从鹰的大腿上站起,走到厨房去了。

    ***cn转载制作******

    黄昏,天边彩霞绚丽,沈伊柔走到巷口,带着墨镜的脸微仰着,她的目光穿过高低不齐的屋顶,找到一处空旷,捕捉住短暂的美丽。

    看到她的墨镜反映出一片空旷,闪着夕阳余晖。

    她拦下经过她身边的第一辆计程车,坐上车后,计程车掉转车头,朝着满天夕阳而去。

    计程车走了约十分钟,在一个巷口停了车,她下车走进巷内的一家咖啡厅。

    咖啡厅内相当幽暗,她走到固定的座位坐下,却依旧没拿下她的墨镜。

    她对面的男人看到她出现,脸上的表情相当兴奋,他将手覆在沈伊柔的手上,沈伊柔则迅速抽回,连同另一只手一起收到桌子底下。

    “继尧,请你注意你的身份。”沈伊柔虽轻声细语,口气却寒冷如冰。

    傅继尧收回他的手,尴尬的搅拌着咖啡,“二嫂,从你嫁进我们傅家开始,你就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如今二哥死了,我追求你有什么错?”

    “继尧,如果你今天找我出来是要谈这个,那很对不起,我要走了!”傅继尧打从她嫁入傅家,就频频对她示好。刚结婚时,傅光尧冷落她的那二个月,傅继尧给了她很大的安慰;后来,她发现傅继尧对她的关心并非叔嫂之情,她便开始与他保持距离。

    “我找你来,是希望你能委托我代你执行股东权益。”傅继尧说出另一个原因,其实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见她。

    “我要考虑看看!”她本来就是要委托他,这也是傅光尧生前的意思,她甚至想把股份让给他;但现在他不尊重傅光尧也不尊重她,她不想这么快就答应他。

    “考虑?莫非是大哥找过你了?”

    “没有。”她继承了傅光尧龙跃建设的股份,实际上是继承了一堆麻烦,她成了傅承尧和傅继尧明争暗斗的对象。

    “伊柔,你一定要支持我,你拥有的股份足以左右很多决策。”傅继尧想结合沈伊柔的力量,他有一番雄心大志想让龙跃建设更上一层楼,若沈伊柔能嫁给他,那更是一举两得。

    “你又忘了你的身份了!”她不喜欢他叫她的名字,那对傅光尧是种背叛,更是污辱了傅光尧对她的好、对她的爱、对她的疼。

    “你不要老是提醒我,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真不明白爸、妈当初怎么会将你许配给二哥,我年纪也比你大,而且我对你的爱更是不输二哥。”从看到沈伊柔的第一眼起,傅继尧就开始埋怨他的父母。

    “继尧,你越说越过分了!”

    “过分的是你,你明知我对你的心,却一再的伤害我、拒绝我,你没必要为二哥守寡,他跟你结婚,口口声声说他是如何的爱你,却还跟他的情妇藕断丝连,他有什么地方值得你为他如此?”傅继尧的话针针见血。

    “你不明白,你二哥有他的苦衷。”她不要大家误解傅光尧,或是误解他对她的爱有瑕疵。

    “就算他有苦衷,也不能苦了你!就连要死,他都跟情妇死在一块,这算哪门子的苦衷?”他真替沈伊柔不值。

    “继尧,那是意外,你二哥是爱我的。”

    “伊柔,你醒一醒!一切都过去了,面对未来吧!”傅继尧再度拉住她已伸出桌面的手。

    “继尧,你不要这样!”沈伊柔抽不回她的手,哀求着。

    “我不会放开你的。”傅继尧拉住她的手,起身绕过桌子,在她旁边坐下。

    “继尧,你再不注意你的行为,我就不再跟你见面。”

    傅继尧不理她的话,伸手拿下她的墨镜,注视着那张他朝思暮想的脸孔,“我很想你。”

    沈伊柔知道不管她现在说什么,傅继尧肯定都听不进去,她霍地起身想离去,却被傅继尧一把拉住又跌坐了下来。

    “继尧,你到底想干什么?”沈伊柔被他的气息逼得紧张起来。

    “我想吻你。”傅继尧再靠近她,将她钳制在墙角。

    “不可以,我是你的二嫂,你二哥还尸骨未寒呢!”沈伊柔已经缩到最角落。

    傅继尧被沈伊柔的话一震,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挫败的靠回椅背。

    他若真不顾兄弟之情,早在他们刚结婚,傅光尧刻意冷落沈伊柔时,他就把沈伊柔抢过来了,又何苦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不堪?

    “伊柔,二哥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但是,我不希望你拿兄弟的情分来压我,那压不了多久的。”说完,他愤然起身离去。

    沈伊柔又将墨镜戴上,也跟着离去。

    ***cn转载制作******

    一路跟着沈伊柔,所以他一清二楚的看见这一幕,然后他也起身跟着沈伊柔走出咖啡厅。

    刚刚那一幕,算得上是重大发现,若说是叔嫂联手,或是小叔爱恋嫂嫂而萌杀机,都有可能。

    “我是,傅继尧跟沈伊柔可能有暧昧关系,注意傅继尧的行动,Over!”刚通完讯,便见沈伊柔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上车离去。

    继续一路跟着,计程车走了几分钟,转了几条巷子后,终于在一排高级住宅区前停了下来。

    沈伊柔拿出钥匙打开其中一户的大门,推门而入。

    停好了车,来到这户住宅门口,趁四下无人时一个跳跃,迅速翻过围墙。

    沈伊柔一进入客厅,便摘下头上的鸭舌帽,一头长发紧跟着披泻而下,微卷的发尾,如同瀑布冲刷而下的水花,轻盈飘逸;她将墨镜往茶几上一丢,眨眨因突然接触强光而有些不适的星眸。

    “爷爷,我回来了!”她的声音清脆而响亮,不像寡妇,倒像一个十八岁的妙龄少女。

    一个老者走出客厅来,他白发苍苍、髯须斑斑,却脚步稳健、精神焕发;一袭中国式长袍更是衬托出他的尊贵儒雅。

    “柔儿,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沈长风在沙发坐下,他有两个星期没见到他的柔儿了!

    “爷,您先回日本去,我处理好就马上过去找您。”沈伊柔立刻挨到他身上,用手指梳着他长及胸前的胡子。

    “柔儿,你还在留恋什么?我一定要你跟我一起走。”沈长风揉着孙女纤细的臂膀,疼惜的说着。

    “爷,龙跃建设的股份还没处理,我今天本来想跟傅继尧提的,偏偏他老谈一些儿女情长,我就谈不下去了。”

    “那小子是还不错,只是现在时机不宜,以你们的关系和目前的情况,你们注定无缘。”

    “爷,我并不爱傅继尧。”她对傅继尧印象不差,但她知道那不是爱。

    “那你就爱傅光尧吗?那小子比傅继尧还不如。”讲到傅光尧,沈长风就有气,他害他的柔儿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每天东躲西藏。

    “爷,我就要跟傅家没关系了,一旦回到日本,我们就可以重新过我们的生活了!”她不知道自己爱不爱傅光尧,她对傅光尧的感情非常复杂,连自己都搞不清楚她对他是怎样的一份情感。

    她只是强烈的感觉到,傅光尧的走,让她不舍,让她没了安全感,让她不断的想起他对她的好。

    “赶快找傅继尧把龙跃建设的股份处理掉,我等你一起回日本。”沈长风还是坚持等沈伊柔处理好再一起走。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处理。”

    “你还这么年轻,会有很好的未来,你下次要嫁的对象,一定要先让我满意。”当初他就反对她回台湾履行这场可笑的婚约。

    “爷,我只想好好陪您,我才不想再结婚呢!结婚一点都不好玩。”她其实是一个活泼、天真的女孩,自从嫁给傅光尧后,她原有的个性,只能在沈长风面前尽情流露。

    “如果是爷爷满意的,保证你觉得好玩。”

    “对了,爷,您最近要小心一点,李诗晴的哥哥找上我了,我怕他也会找上您,对您不利。”

    “爷爷可以保护自己,我是担心你啊!柔儿,还是爷爷先找个保镖保护你的安全,直到我们回日本。”他曾是空手道高手,保护自己绰绰有余,但年纪大了,要保护他的柔儿,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也好。”她想起那晚要不是刚好有人相救,她恐怕……她不怕死,但一想到那个雄哥要对她……她就忍不住想到傅光尧生前所受的痛苦。

    “我现在就打电话请人帮我们找个优秀的保镖,今晚你不要回去了,就在这里过夜,免得我为你担心。”

    “好,那我去浇花。”她从沈长风身旁站起身,走出客厅。

    “浇完花回来,陪我下几盘棋。”沈长风的声音中气十足地在沈伊柔背后响起。

    “没问题,我一定会杀得您落花流水。”沈伊柔愉悦的嗓音在庭院里回荡。

    见沈伊柔就要走出来,迅速翻墙离去。

    他刚刚躲的位署,只能看见沈伊柔的背影,所以他想看看她庐山真面目的希望,又落空了!

    ***cn转载制作******

    一回到车上,立刻与组织连系,他要组织帮他安排,让他成为沈伊柔的贴身保镖。

    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若不把握住这个机会,一旦让沈伊柔回日本去,这个Case将无疾而终,他们的招牌也可能会砸了。

    车内电脑萤幕里的动画美女要他等消息,经过上次的建议,这次组织换了一个金发美女。一头蓬松的金发,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看着看着……金发变成了黑发,是沈伊柔那一头如瀑布般的黑发。

    他揉了揉双眼,定睛一看,依旧是金发,看来,这个Case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他在电脑里输入指令,要求金发美女陪他玩Game,他想起沈长风的话,不如就来练练棋艺,也许用得着。

    一个小时后,他将金发美女杀得片甲不留,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不剩,也在此时,组织传消息来了。

    “-,一切搞定。”金发美女重新穿回衣服,声音甜美的说着。

    “时间、身份。”问着。

    “明天早上九点到沈长风住处,身份不变。”金发美女拿一颗象棋丢向他,似挑逗又似挑战。

    “会与任务冲突吗?”身份不变,让他怀疑。

    “不会。”金发美女摇着头说着。

    “我会衡量状况。”执行任务的是他,他必须自己拿捏。

    “没问题,请小心行事!”金发美女给了他一个飞吻。

    “我知道,Over!”他终止连线。

    今夜他得好好休息,准备从明天开始的长期抗战。【趣笔阁:m.7bige.co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