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mht.la

    武藏特勤轻漠看了看木府彪一眼,慢慢地坐倒在地。一座华山轰然倒下。

    木府彪愣了愣,急忙挣扎爬起跑了过去:“金先生……你,你怎么,怎么会进得来这里?那人呢……”

    魁梧的特勤武藏费力的抬起手来,扯掉自己的战术口罩,露出一张惨淡如雪的黑脸,却不是金锋又是谁!

    “嗯?”

    “金先生,金先生,你怎么了?”

    “怎么了你?”

    乍见此幕,木府彪吓了一大跳,急忙蹲下身子去扶金锋。

    “别……动我!”

    金锋鼻腔中闷嚎几声,昂着的脑袋瞥了瞥木府彪,喉咙管里发出惨烈的怪异喘息,黑黑惨淡的脸,苍白得可怕,叫木府彪恐惧得发抖。

    过了一会,金锋艰难调整呼吸,嘶声叫道。

    “帮……”

    不知所措的木府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嘴里迭声应着。双手解开金锋的制服。

    一看之下,木府彪径自倒吸一口冷气,往后坐倒在地。

    在京都城行动之前,金锋就按照木府彪的计划化妆成胖保安,现在金锋只不过是换了一身特勤制服。

    加厚臃肿的硅胶体现在已经破了一个洞。殷红的鲜血正从大洞中汩汩流淌出来。

    “弄……开!”

    金锋的濒死的低吼在木府彪耳畔炸响,吓慌神的木府彪足足呆滞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嘴里颤颤的叫着好好好,手足无措抖了半响,这才想起去拿工具。

    取来工具试探着从破裂的硅胶体剪开……

    一下子,一股血箭如破裂管道的水飚射出来,正正射在木府彪的脸上。

    木府彪嘴里啊啊的颤声叫着,身子更加的抖得厉害。

    再往上剪去,木府彪却是见到最恐怖的一幕。

    一截雪亮的剑身直直插在金锋的小腹,切出一条长两寸的伤口,鲜血如同山洪喷发般冒将出来。

    “啊……啊啊……”

    木府彪嘴里啊啊的叫着,整个人都被吓得几乎晕厥。

    “快!”

    金锋从牙缝中爆出濒死野兽的粗吼,一张脸痛得扭曲变形,狰狞万状。

    木府彪嗯嗯点头,带着哭音,小心翼翼沿着伤口处往上剪开。

    硅胶往上剪到肩头,往下再剪到大腿。渐渐地,一把带血的长剑露出全身。

    木府彪嘴里轻声安慰着金锋,逮着剑柄慢慢撬出长剑。

    这把剑,赫然是金银钿装唐大刀!

    高仿品!

    “金先生,现在,现在……怎么办?”

    硅胶体下,露出金锋的瘦弱柴棍的躯体,一条长达八十公分的伤口右胸一直延伸到右腰下。

    最深的伤口在剑尖处,深达两公分,兀自能清楚的看见白森森的肋骨。

    积攒在硅胶体里的鲜血找到了宣泄口,顷刻间就将金锋半边身子染红染透,染成血人。

    哪里见过这般状况的木府彪六神无主,双手悬在半空不知所措。

    “全,部,拆……”

    “药……”

    几不可闻的声音从金锋嘴里飘出,木府彪吓得亡魂皆冒。带着哭腔安慰着金锋,抖索的手飞快的将硅胶体全部剪开剥离。

    那硅胶体被木府彪剪得歪歪斜斜七零八落,哪有半点东桑第一修复大师的水准。

    随着一块又一块的硅胶体的剥落,木府彪赫然发现这些硅胶体里竟然藏着好些器物。

    一把造型古朴的陨铁匕首、一块块拆散开了的琴具木板、带血的小金快,一看就是那汉倭奴国王金印。

    还有两面铜镜,几张沾满血的绢纸……

    双脚的硅胶全部剥开后,木府彪径自又发现了十几件不知名的东西。

    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和器物看得木府彪惊心动魄。

    若不是亲眼看见,自己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为了珍宝,金锋竟会做出这般惊世骇俗的行为。这让木府彪浑身都在颤栗颤抖。

    脱开了厚厚的硅胶外体的金锋就像是破茧的幼虫,整整瘦了两大圈。

    照着金锋的吩咐,木府彪将一包白色药粉咬开,将药粉洒在金锋的伤口处。又从另外一个塑料袋里取出两片老参片送入金锋口中。

    虚弱不堪的金锋艰难的咽下参片,歪着头看着木府彪咧嘴笑了笑,缓缓闭上眼睛。

    那狰狞如厉鬼的面容映入木府彪双瞳,让木府彪永生永世永不敢忘。

    随后,木府彪找来了修复用的大针拧弯,抖抖索索的要给金锋缝合。哪知道第一针下去,木府彪便自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径自吓得哭出声来。

    金锋这时候睁开眼,拿起大针开始做起缝合。手速之稳,速度之快,一旁的木府彪看得胆战心惊,魂不附体。

    在自己的心目中,金锋不仅仅是恶魔,更是那恐怖的大天魔王。他的所作所为,无一颠覆自己的认知。

    伤口缝合完毕,金锋自己提起修复用的酒精,牙齿拧开瓶盖,毫无犹豫从右肩往下浇淋下去。

    鼻腔中发出凄厉的闷嚎,金锋皮包骨的身子发出筛糠般的颤抖,血红的眼瞳暴凸,黑脸扭曲变形。

    这一幕被木府彪看在眼里,心都吓成了碎片。

    最艰难的缝合完毕,金锋含着参片和首乌,提起陨针在自己的身上戳了几下,冲着木府彪轻轻说了一句别碰我,缓缓闭眼沉睡过去。

    这一睡,金锋足足睡了八个小时才幽幽醒转。

    八百平米的堡垒宝库中温暖如春,宛如胎儿在母体中的自由自在,更似那春日午后酣睡惬意的慵懒。

    一阵阵的钻心撕裂的痛让金锋闷哼出声。

    眼前的景物在眼中逐渐清晰,低眼看看自己身上盖着的绒毯,舔舔干涸嘴皮,又想起了曾经在那暗无天日的起源图书馆的磨难过往。

    比起那里,这里已经是天堂。

    身下的硅胶碎片已经不见了,空气中还能闻见些许的糊味,那是硅胶烧融的气息。

    撑着冰冷的地面试着想要起来,略略一动脑袋昏沉如坠,又复重重倒下。

    眼前满天的金星闪动不停,恶心得要命,四肢麻木不受控制,似乎已经瘫痪了一般。

    金锋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为了这些镇国之宝,金锋也不得不作出这样的选择。

    时间过于仓促,硅胶体中也只能装藏下这些东西。

    为了不暴露和节省空间,金银钿装唐大刀只能舍弃掉刀鞘,只带了剑身。

    也就是这剑身让自己深受其害。

    若不是自己拼了老命坚持下来,这条贱命今天也就交代了。

    想起在正仓院七八秒的生死搏杀和争分夺秒,金锋忍不住咳嗽出声。

    “金先生,你醒了……”

    “太好了,谢天谢地,你,有没有事……”

    木府彪从修复间里跑出来,急忙给金锋送来了热茶和食物。

    “没事!”

    “烂命,阎王老子都不收。”

    滚烫的热茶,热热的牛肉艰难吞咽下肚,金锋龇牙咧嘴痛苦的闷嚎出声,半个身子胀痛得厉害,那种痛入骨髓的痛叫金锋捏紧了拳头。

    “你的车,放在那里有没有事?”

    冷不丁金锋嘴里飙出这句话来,木府彪抬起头迷惑的看着的金锋:“怎,怎么了?”

    “我把武藏杀了。尸体就丢在后备箱。”

    “要不了几天尸体就要臭!”

    “有没有法子联系外边?”

    听到这话,木府彪惊骇的看着金锋,脑子嗡嗡作响。

    自己绞尽脑汁都弄不明白,金锋是怎么混进来的?

    当时,当时他就在尾箱里,怎么一下子就冒充武藏进来了?

    武藏又是怎么被他搞死的?

    “没,没法子……”

    “这里全封闭。每隔三年做宝移归藏,我外公都会带着我在修复室待上三个月。”

    “闭关修行。”

最新网址:www.mht.la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