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但侯副校长的女儿一看到苏玄就震惊得无以复加!

    这时候苏玄正坐在教室后排,笑眯眯的瞧着她,而她的父亲正坐在苏玄旁边,一脸卑躬屈膝模样,以及一脸谄媚笑容!

    她恍然明白了!

    苏玄就是父亲电话里所说的莱尔的大老板!

    而她这次讲课就是讲给苏玄看的!

    她也很庆幸父亲在电话里给她说明这点了,如果不说,那么就完蛋了!

    以她在国外养成桀骜脾性,一定会当堂把苏玄赶出去!

    还要说他一个开嘀嘀的没资格听她讲课!

    她也根本想不明白,苏玄都是莱尔的大老板了,为什么还去开嘀嘀?

    只是开着玩,体验生活吗?

    她心中又一阵懊悔,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

    如果她在苏玄车上的时候不那么……挑剔,交好了苏玄,前途不是一片光明吗?

    但错已经犯了,早已经得罪了苏玄,她现在只感觉自己有些心神不宁、魂不守舍,如果不能弥补一二,她这个老师的身份,以及当副校长的父亲,肯定就完蛋了!

    而她之所以来晚了,还不是在大街上当众失态被抓了。

    写了保证书,交了罚款才出来的。

    “咳咳!”

    见自己的女儿站在讲台上发愣,侯副校长赶紧轻咳示意,根本不知道女儿短短时间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只当女儿有些紧张。

    “哦哦!”

    英文名叫莉莎的小侯老师,赶紧稳了稳心神,开了口。

    侯副校长端起手边的茶杯,得意的喝了一口,等着看自己女儿的表演,她一定能把外国的生活讲的无比精彩,让在座的学员都心向往之。

    “其实国外没什么好的!”

    “我特别厌恶国外的生活,怀念咱们这里的美好时光,才回国的!”

    但女儿第一句刚说出口,侯副校长就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出来。

    他懵逼了!

    这是啥情况?

    难道是欲扬先抑?

    徐校长也听傻眼了,你这么真的不对啊!

    坐在这课堂的学员都是为了备考托福的,是想出国的,你这么说不是打消大家的积极性嘛!

    “你们也许不知道,那些所谓的发达国家根本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好,他们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他们的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怨声载道!”

    “你们知道他们什么商品卖的最好吗?是防弹衣!”

    “他们走在大街上,遇到的枪击的概率,比咱们生病发烧都高!”

    “我就遇到过一次,一颗不知道从哪打来的子弹,差点打在我身上,幸好我平时喜欢健身,一个侧滑铲,躲过了那颗子弹!”

    小侯老师滔滔不绝的讲着,在座的人全都听傻了!

    只有苏玄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淡淡在心里自语道:“这妹子还是挺机灵的嘛!但这样的确有些不好呢。”

    “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

    小侯老师丝毫不介意众人的表情,继续讲着。

    “他们那边的人素质都特别低下!”

    “他们随地吐痰,喜欢说脏话,去洗手间还偷纸,爱占小便宜!”

    “他们的男女关系也特别乱,随随便便都能搞在一起,儿子的老婆和老公公还能搞一腿,生下来的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

    “还有,他们的出租车也特别脏,车里面空气臭烘烘的,座位上都是黏黏糊糊的东西,必须得用消毒湿巾擦一擦才能坐!”

    “哪像咱们华夏的车,干净得像是新车一样,根本不用准备消毒湿巾,里面的空气都是甜的!”

    “我今天就打了一辆嘀嘀,啊,那车啊,简直是我这辈子坐过最美丽最温馨的车,开车的师傅也特别特别帅,说话特别特别好看,我看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我……我下了车之后,开心得都在他车前跳起舞来了!”

    听到这里,

    徐校长再也忍不住了,脸色极为难看的瞧了一眼侯副校长。

    这特么的就是一场教学事故啊!

    侯副校长也早就忍不住了,赶紧大步走到台上,将女儿赶了下去,自己绞尽脑汁,讲了讲国外的美好,鼓励大家全心全意备考托福,争取出国深造,勉强帮自己的女儿善了一下后。

    “老板,真不好意思!”

    “我女儿她……她脑子不太好使,让您见笑了,我回家后一定好好收拾她!”

    等讲完之后,苏玄从教室里走出来,侯副校长拉着自己的女儿赶紧向苏玄道歉。

    “是你教的好啊!”

    苏玄含义未明的淡淡道。

    这句话听在侯副校长耳朵里,就有了另外的意思,以为苏玄要一并怪罪他了,吓得脸色都白了。

    他此时恨不得把女儿塞回娘胎里重造一下!

    “爸,我能和老板单独聊两句吗?”

    小侯老师对父亲说了一句,就自作主张的将苏玄请到了旁边一个没人的休息室,关上了门。

    噗通!

    在休息室里,还没等苏玄说什么,小侯老师就一下子给苏玄跪下了!

    “老板,我知道我犯了大错,如果您要怪就怪我一个人吧,千万别怪我的父亲!”

    小侯老师心惊胆战道:“我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家里全靠他一个人养活,如果他丢了工作,我们家就垮了,我还有一个弟弟,也在国外上学,他也只能辍学回国了……”

    “莉莎是吧?”苏玄低眸瞧着跪在地上的女子说道。

    “您叫我小侯就行。”很喜欢自己英文名的小侯老师赶紧说道。

    “其实你说的那些呢,我听得很有意思,但你肯定有所夸张了吧?”苏玄淡淡道。

    “没夸张!”小侯老师一脸诚恳道,“他们那边真的好乱的,根本没咱们华夏好,我……”

    “我是说我有那么好吗?”苏玄打断对方的话,“又帅说话又好听?车里的空气都是甜的?”

    “是的!”

    小侯老师斩钉截铁。

    “呵呵!”

    苏玄笑了笑:“起来吧,我不会为难你们父女的,但如果你还想在这里工作,我需要你如实的、客观的向别人表达你的见解,让别人自己拿主意好了,至于车上的时,我还不至于放在心上。”

    “明白明白!”

    小侯老师忙不迭点头。

    就在她刚想起身的时候,发现苏玄的衣角上落着一块纸屑,就殷勤的伸出手帮苏玄拿掉了。

    苏玄突然抬头瞧向了休息室的房门,

    蓦然发现门缝里有只眼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