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

    现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数米开外的几个垃圾桶上,眼中,满满都是不可置信。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却是突然传入众人耳中。

    “这些珠子……是谁的?”

    “我……我的。”

    说话的,是三个女子中,身材最为修长的那个。苏哲紧盯她的双眼,一字一句道:“哪儿来的?”

    女子的表情很复杂。既有慌乱不安,又有恐惧忐忑。可更多的,似乎还是轻松和激动。她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男子,正要开口。可一声充满了暴怒的咆哮声却在此时突兀将她打断。

    “你,你踏马的敢打严少?”

    “握草你……”

    “呱噪!”

    目光一寒,苏哲猛然挥手。下一刻,那人便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中,直接飞了出去,脑袋……刚好插入最后一个垃圾桶中。

    “……”

    傻眼了。

    现场每一个人,全傻眼了。

    说实话,严少和之前的两个混混是怎么被扔进垃圾桶的,他们并未看见。也正因为此,他们虽然震惊,可更多的还是愤怒。

    愤怒今天遇到第二个敢打严少的人。但直到此时,他们方才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垃圾桶……距离他们……五六米呢。

    一个巴掌……直接把人……抽飞过去了。

    这……这……这尼玛真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倒是钟少的眼神阴沉的很。他死死瞪着眼前这个帅逼,一字一句道:“武者!?”

    “什么!?武者!?”

    这话一出,人群顿时哗然。

    难怪。难怪这人这么牛逼,一个巴掌给人抽飞五六米。这人……居然是武者?

    混混们更慌了。尼玛,只要是武者,不管品阶多高,那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哪怕再来几十人,都不可能对付。除非……

    有人凑近钟少,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见他目光阴冷的点了点头。至于另外一个姓楚的,则是寒着脸,一字一句道:“小子,你惹祸了,你惹……”

    “啪!”

    剧烈的破空声中,话没说完的楚少飞了出去,跟严少挤在了一个垃圾桶中。这一幕,直把现场所有人骇的头皮发麻,双腿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一言不合就动手?连对方的身份来历都不问?你就不怕惹到惹不起的存在?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钟少既惊又怒。可就在他想开口之际,却是恰好对上了那人的冷漠双眼。也正是这一眼,瞬间让他僵立当场,通体生寒。

    这……这还是人的双眼?为,为什么面对这个目光,我却有种如同被魔鬼凝视般的感觉?就像……就像他下一刻就要把我生撕吞下一样!

    连他都如此,其余人就更不用说了。几个胆小的混混更是双膝一软,当场跪了下去。

    太可怕了。

    苏哲却是完全没有理会他们的心思,在震慑了众人之后,他已重新收回目光,紧盯着面前这个名叫曹诺伊的女子,重新问道:“这东西,哪儿来的?”

    贝齿轻轻咬住下唇,曹诺伊忐忑说道:“这……这是我爷爷送给我的。他,他说,这,这是我们曹家的祖传之物。”

    “祖传之物?”

    手指摩挲着木珠,感受着其上那层厚厚的包浆,及光滑圆润的触感。许久,他方才沉声说道:“卖不卖?”

    “啊!?”

    曹诺伊闻言呆住了,半响回不过神。

    苏哲见状再次问道:“我说。你的这串手串,卖不卖?”

    “这……”俏脸挤成一团,曹诺伊既感慌乱,又觉左右为难。

    卖?那是曹家的祖传物件,她根本做不了主。至于询问爷爷?不用想她都能知道,肯定是不会卖的。

    可不卖?

    这人可是修行者啊。我说不卖,他会不会杀了我强夺?

    一旁的白馨馨和孙若雅显然也想到了这点。急忙在左右拉了拉她,见她看过去后,纷纷给她打起了眼色。

    那意思很明显了。东西再贵重,也没命重要。况且,前后两次,如果不是他,自己等人……

    想到这,她目光顿时暗淡下去,苦着脸道:“你,你想要,就,就拿去嘛……”

    “诺伊!”孙若雅悄悄跺了跺脚,她一边观察着苏哲的表情,一边小心翼翼道:“人家救了咱们两次,咱们回报人家本来就是应该的,你怎么还那么不情愿呢?”

    “是啊是啊。”白馨馨也跟着连连给她使眼色道:“反正就是一条手串而已,又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我相信就算是你爷爷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你的。”

    “我……”曹诺伊低着脑袋,轻声说道:“我没有不情愿。只是……只是……”

    只是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把缘由给说出来。苏哲默了默,道:“我不想强迫你。可这东西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是一定要得到它的。当然,东西我不白要。你有什么难处,或者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都可以提。不管是什么,只要是我能够给予你的,都可以给你。”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或者,你做不了主的话,就让你爷爷亲自来和我谈!”

    三人闻言同时怔住。

    她们没想到,苏哲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毕竟,以他的身份,就算豪夺了这条手串她们也没有丝毫办法。何况,曹诺伊都已经答应白送给她了啊。

    至于现在……

    虽说几人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可就凭他是修行者,既然都说出了“只要我能够给予的,都可以给你”这样的话来,那分量……可绝对超乎常人想象。

    一念及此,白馨馨与孙若雅再次拱了拱她。曹诺伊抿着唇,终于是心甘情愿道:“我这就给爷爷打电话。”

    “不是。”白馨馨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忐忑插话道:“那个,诺伊。这种事情怎么能在大街上谈呢?况且,宝洲他们还……”

    “呀。”曹诺伊这才想起,自己的三个同伴还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呢,于是急忙看向苏哲。后者扫了三人一眼,随后扭头,面对一众混混,淡淡说道:“你们,把人抬上,跟我走。”

    说罢扭头便向大街斜对面的一家酒店走去。后方曹诺伊等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不过转念一想,这位可是修行者,有他在,区区几个当地纨绔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三人再不犹豫,急忙快步跟了上去。

    再后方,混混们的心情就复杂多了。主子让人打了,自己还要帮他干活?可拒绝?

    现场二十来号人全都下意识向钟少看去,就见他腮帮子高高鼓起,一副牙都要咬碎了的模样。不过片刻之后,他还是阴沉着脸,缓缓点了点头。

    有混混忍不住,低声说道:“钟少……”

    “闭嘴!”

    冷冷呵斥了一句之后,钟少回首,看向身后一人,寒声问道:“电话打回去没有?”

    “打了,说是很快就到。”

    “好!”狞笑一声,钟少紧盯着那个帅逼的背影,语气森寒道:“先让这小子狂上一会儿。等严哥他们来了,我扒了这小子的皮!”

    “抬人,跟上去!”

    最前方。

    于红雪回头看了眼身后,神情冷漠道:“阿哲,要不要我杀了他们?”

    她指的当然是正在叫嚣的钟少。苏哲却是淡淡摆了摆手,道:“不急,等他的靠山来了再说。

    “哦。”于红雪先是撇了撇嘴,接着转入正题,开口问道:“那手串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那么重视?”

    苏哲闻言下意识摸了摸手中戒指,眼中明显露出激动之色,传音说道:“那……就是咱们在找的……聚魂木。”

    “什么!?”

    于红雪差点惊呼出声。好半响,她方才愕然问道:“聚魂木?那手串是聚魂木做出来的?”

    “是啊。”苏哲笑意盎然道:“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

    他是真没想到,竟然有人会把聚魂木制成手串佩戴在身上。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东西本身是有定魂安神作用的。可以说,它就是天然法器,会被人制成饰品……似乎又没那么奇怪了。

    只是……这也太巧了吧?

    看来,又是龙气赋予我的气运起了作用。

    说话间,几人来到酒店。苏哲开了个总统套间,领着一众人等进入其中。等到混混们放下伤员,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之后,他取出一颗生肌活骨丹交给于红雪,由她化开喂给六人喝下。

    直到他们身上的伤势完全恢复如初,这才重新进入正题,道:“现在,你可以联系你爷爷了。那边有房间,你们好好商量一下,有结果了通知我。”

    几人闻言相视一眼,默然片刻,正要起身。可就在此时,总统套间的大门却是“轰”的一声,炸成了无数碎片。紧接着,一道张狂至极的声音随之响起。

    “谁打的我弟?玛逼的,现在,立刻,给劳资滚出来。”

    嚣张,跋扈,加上如纸般碎裂的实木大门,让曹诺伊等人瞬间变色,心中更是陡然升起了一股强烈不安。几人下意识扭头,向苏哲看去。就见后者轻轻摆了摆手,语气平静道:“撞碎门那个腿打折,其余的,先让他们跪着。”

    话音刚落,几人便觉眼前一花。下一刻……

    “啊啊啊啊啊……”

    “噼里啪啦……乒铃乓啷……”

    “啊啊啊啊啊……”

    一分钟后,当于红雪再次走回来时,现场……一片寂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