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场的事情比较头疼,建设永远比破坏要艰难,幸好,除了粮食损失的比较多,小猪死的比较多,其他方面,还没有什么多大的破坏。

    周大毅笑呵呵的说道:“德盛,老李当了副场长,你不羡慕啊?”

    “佬佬原来都是生产队队长,他当场长,那是应该啊?”徐德盛真诚的说道。

    “呵呵,德盛,你也好好干,到时候,也给你提个级别,别的不敢保证,一个干事身份,还是没有问题的。”周大毅安慰的说道。

    “谢谢周场长啊。”徐德盛激动的说道:“我肯定听你的话。”

    “德盛,别喊我周场长了,喊我大毅啊,现在,不能乱喊了,要是别人听到,还以为我夺权呢。”周大毅提醒的说道。

    “嗯,好的,谢谢大毅。”徐德盛非常配合的说道。

    周大毅朝着几个老家伙的地盘走过去,那几个老头,不知道为了什么破事,又吵得一塌糊涂。

    “我的牛呢?”周大毅好奇的问道。

    “在那个山坳子呢,好像在吃萝卜缨子呢?”张老头很嫌弃打发的说道。

    “老张,现在农场来了很多调入干部,你偷吃羊的时候,悠着点啊?”周大毅提醒的说道。

    “切,哪个兔崽子敢管老子的事情啊?”张老头嚣张的说道:“羊是老子放的,老子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小周同志,你不用担心,外调过来的那个刘大军,当初当兵的时候,还是老张的通信员呢,所以啊,老张现在是坐地虎啊?”李老头嘲笑的说道。

    “麻的,嫌弃老子是坐地虎啊,有本事,你们别吃老子的羊?”张老头气愤的说道。

    “你是坐地虎,老子是武松,不但要吃你的羊,还要气死你这个老混蛋。”林老头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几个老家伙,顿时又吵得一塌糊涂。

    李辉走了,大牯子终于敢露头了,这个时候,也没人追究大牯子怎么出现的,大牯子看到周大毅,甩开牛蹄子,飞快的跑过来。

    大牯子好可怜,被关在深山里面,一年多的时间,除了吃草,就是配种,强壮的大牯子,变成肥牛了。

    周大毅坐在大牯子的背上,一个念头,地上的枯萎的野草,马上飞快的冒出来了,大牯子很激动的吃着。

    咦?

    周大毅忽然感觉到,虚空中的大树,好像虚弱了很多啊?

    顿时,周大毅吓出一身冷汗。

    那棵大树,可是自己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依靠的,比亲爹都亲,要是没有这颗大树,自己早就饿死了;比亲兄弟都亲,和大树相比,亲兄弟算个屁啊;比儿子都亲,儿子是最靠不住的东西。

    周大毅马上集中精力,十分认真的感受那颗大树的力量,天啊,真的啊,大树的力量,真的衰弱了很多啊。

    怎么可能?

    那个外挂,不是无限挂,拥有无穷的力量,怎么能衰弱呢?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惊慌,惊恐,恐惧。

    要是离开这颗大树,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自己才10岁啊,就算过了年,也才11岁啊,还有漫长的20年啊,没有外挂,依靠自身的力量,怎么熬得过去啊?

    为什么会这样呢?

    周大毅真的惊恐了,大牯子感觉到周大毅的不安,奋力的迈着牛蹄子,好像要告诉周大毅,它帮周大毅出气。

    周大毅放开大牯子,失魂落魄的坐在一块大石头,满脑子的为什么?

    这个大树,什么时候开始衰弱的呢?

    有什么办法,可以拯救这个大树呢?

    周大毅的脑袋中,想过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慢慢的回忆,慢慢的思考,慢慢的思索,一定更找出原因才行。

    可是,自己搞不懂,那颗大树到底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衰弱,到底怎么做,才能给那个大树增加能量?

    想不通,想不到,想不透,一点办法都没有。

    顿时,更加惊慌了。

    周大毅思考了好久,在没有找到办法,给大树补充能量的之前,还是尽量不要再使用那颗大树了。

    咦?

    好像抓到一点灵感。

    能量输出?

    能量输入?

    麻的,有点明白了。

    大树衰弱的原因,那是周大毅过度使用大树的能量,仅仅这个月的时间,为了所谓的高产,周大毅对5万亩荒地,过度的使用了大树的能量。

    把一片荒芜的山地,硬生生催化成高产的优质良田啊,那可是5万亩,那个消耗的能量,实在太大了吧?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原因呢?

    难道随着时间的流失,那颗大树,也会衰弱吗?

    不可能,树的生命周期,都是几十年,上百年,有的上千年呢,这才几年的时间,怎么能衰弱呢?

    只有这个原因,也是唯一解释的通的。

    麻的。

    后悔。

    非常后悔。

    肠子都悔青了。

    想到这里,周大毅杀人的冲动都有了,以后,不到危机关头,绝对不再使用大树的力量。

    麻的,使用大树的能量,粮食高产了,结果呢,麻的,还不如不高产呢?

    去年,粮食歉收,自己还有大豆和大米吃呢,现在呢,粮食大丰收,结果还还不如以前呢,天天吃山芋。

    与其那样,为什么非要折腾自己呢?

    粮食再多,又不是自己,也吃不到自己肚子里面,可是,大树的能量消耗完了,周大毅就是土狗一条,谁在乎一条土狗呢?

    周大毅坐在那里默默的思考了,依靠大树,也不是无敌的,所以,以后的日子,要学会精打细算了。

    哎,过惯了大手大脚的日子,一下子要节俭起来,好像有点难啊。

    不过,为了以后,现在,还是要想办法,找一个正儿八经,比较轻松的,比较低调的差事。

    种田,开荒,养殖,那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嗯,想到4000万斤苞谷,价值几百万啊,消耗的大树的能量,等于透支自己未来的家产啊。

    麻的,揪心的疼啊。

    好吧,自己该尽的责任,已经尽了,粮食危机,也差不多过去了,剩下来的日子,自己还是为自己考虑吧。

    是啊,胜利的果实,大家都在享受,为什么自己不能享受呢?

    周大毅看着远处奔跑的大牯子,自己以后,是不是专心的放牛呢?

    对,放牛,读书,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因为外挂不是无限,人么,终归还是依靠自己,何况,自己有劳力,那个力气非常大,不一定非要依靠外挂才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