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按照打算,这次巡视东南诸郡是要在十月中旬就要赶回咸阳的,但眼下看来是不行了,一路耽搁,至少晚了半个月时间,等回到咸阳至少已经是十一月月初了。

    车马不停继续往前,半个时辰之后,前方出现一座山岭,如同一头卧虎一般横亘在太行和吕梁之间,而道路在此处也一分为二,驰道顺山岭往右穿入峡谷之中,谷口还有一座石头砌成的关隘,上面写着黑虎关三个大字,而另有一条野草荆棘丛生的小道顺着汾河往左而去。

    黑虎关前有几间茅屋和凉棚,有人摆着茶水和食物售卖,虽然快到申时,但赶路的人还很多,所以这个岔路口看起来还颇为热闹。

    “侯爷,过了黑虎关前方十里就有一个服务区,售卖茶水的人说还颇为热闹,饮食住宿车马修理尽皆齐全!”侍卫首领在关口询问之后回来禀报。

    “如此便好,吩咐下去,就在关前休息吃些茶水零食垫垫底再赶路!”

    “是~”侍卫首领一收马缰,“侯爷吩咐,就在此处歇息片刻再赶路!”

    命令下达,很快整个队伍便停了下来,下马的下马,下车的下车,在侍卫首领的安排下,有人四周警戒,有人牵马去河边饮水,而关前售卖茶水饭食的茶铺脚舍的人看到如此大一群人要停下来歇脚,自然赶紧忙碌招呼起来,端板凳擦桌子询问饮食,陈旭自然也不吝啬,掏出几枚紫灿灿的太极通宝吩咐茶水食物每人都来一些,很快一群人便坐在凉棚下或者路边的草地上吃喝起来。

    “这黑虎关果如其名,此山远看就有若一头黑虎俯卧在大路当中。”坐在凉亭下喝茶吃着店家熏烤的肉干,陈旭看着前方的大山忍不住赞叹。

    “夫君说的是呢,这驰道从右过黑虎关通往雁门郡,却不知左侧这条荒废的路径又通往何处?”水轻柔好奇的点头。

    “小娘子过来!”陈旭招手示意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端茶送水的少女。

    “这位公子有何吩咐?”少女略有些胆怯的小步挪过来福身行礼。

    “我问你,这左边顺汾水的荒路通往何处?”陈旭指着岔路口问。

    少女脸色一白连连摇头转身就走。

    “站住,公子问话为何不答?”一个侍卫横眉冷目一把抓住少女的胳膊。

    少女顿时吓的尖叫一声,手中的装满茶水的陶壶掉落地上摔得粉碎,突然而来的动静顿时让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不光有陈旭随行的马夫仆从和侍卫,还有路过歇脚的商旅和附近担柴挑货的百姓与茶水铺的店主。

    “息怒息怒,小女尚小不懂规矩,不知如何惹怒了诸位!”惊惧之中,一个皮肤黝黑中年男子赶紧跑过来赔礼道歉。

    “无妨,是我们的不对,这些钱拿去重新买一个茶壶!”陈旭将一枚太极通宝摆在粗糙的木桌上,然后示意侍卫放开少女和颜悦色的说,“方才我问她这左边长满荒草的路径通往何处,她便吓的不说话转身就走,我的侍卫这才拦住她,也罢,你告诉我,这左侧的路通往何处,为何废弃成这般模样?”

    中年男子同样微微打了一个哆嗦,脸色瞬间苍白的摇头说:“这位公子,我看您乃是大富大贵之人,但这件事您最好还是别问为好,眼下天色不早,您吃完赶紧赶路吧,这黑虎关前不可久留,太阳落山必须要离开……”

    “放肆,侯爷当面,有何事不能说?”两边几个侍卫呛呛呛半截雪亮的钢刀出鞘怒视中年男子。

    “饶命~”从未见过如此凶悍霸道情形的中年人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求饶。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笑容和煦的锦袍公子是哪个侯爷,但能在大秦称侯爷的,必然不是普通的小猫小狗,而且还带着一群凶神恶煞满嘴关中口音的侍卫,若是冲撞被杀了,怕是告到太原郡府都没人敢给自己一家老小撑腰。

    “别杀我爹!”少女扑上来抱住中年男子,哭嚷这说:“左边的路通往黑龙口,你们不怕死就去吧!”

    “本侯非是恶人,你起来答话,黑龙口又是何处?难道还有妖魔鬼怪不成?”陈旭疑惑的看着少女。

    “回……回侯爷,黑龙口……黑龙口有妖龙出没,不光吞噬过往的商旅行人,还吞噬野兽牛马,两年前……两年前通武侯便是在黑龙口被……被妖龙攻击,死伤数百人,而且受惊吓后死在……死在了回咸阳的路上……”中年男子根本不敢起来,跪在地上结结巴巴的回答。

    “原来如此!”

    陈旭眉头一皱站了起来,抬头看看天色,此时太阳西斜以及悬在了西方绵延的山岭之上,最多小半个时辰就会完全落山。

    “夫君莫非想去黑龙口看看?”水轻柔也跟着站起来柔声问。

    “嗯,当初通武侯死的蹊跷之极,民间各种传说也纷纷扬扬,许多人更是将王贲的死按在本侯头上,直到如今朝堂民间仍时有猜疑,王离更是对我恨之入骨,此事我本不想争辩解释,但今日既然碰上,自然还是要弄一个水落石出……”

    陈旭让茶铺的店主起来之后详细询问了附近的地理情况以及关于黑龙口的传说之后,心中越发笃定那黑龙口并非什么妖龙作祟,但至于到底是什么还需要去看看才知道。

    “备马,陈五陈六和同伴留下护送马夫和马车直接去前方服务区等候,其余人随本侯去一趟黑龙口!”

    “是,侯爷!”

    停下歇息不过半刻时间,茶水零食都还未来吃喝完毕,整个队伍瞬间又都呼喝上马,数十人很快就将车马收拾整齐分头而去,七八个护卫护送几辆马车过黑虎关顺大道而去,陈旭则带着余下的侍卫和火枪队三十余人全部骑马顺左侧被荆棘荒草淹没的小道冲入荒野之中。

    转瞬之间,本来还很热闹的黑虎关前就一阵死寂。

    无论是担柴的山民,还是过路歇脚的商旅,或者是几间茶铺食舍的店家和帮工,此时全都一个个张大嘴巴满脸呆滞。

    “爹,他们……他们真的去了!”茶铺的少女紧紧的抓着中年男子的胳膊惊恐的说。

    “廖大,这些人是何来历?胆子不小,区区二三十人就敢去黑龙口!”一个腰间别着柴刀的汉子走进来拍了一下店主的肩膀问。

    “不……不知道,但其家仆呼为侯爷,想来……想来是咸阳来的哪位不知天高地厚的贵人吧!”店主刚才只顾着惊恐害怕了,根本就没听清陈旭说的那一番话。

    这时几个路过歇脚的商旅也都一窝蜂涌了进来询问店主,七嘴八舌一番之后一位身穿裘皮长袍的中年商贾突然身体一震双眼睁得溜圆惊呼说:“诸位莫要瞎猜了,如此年轻又爵至卿侯者,咸阳屈指可数甚至独一无二,这位年轻公子一定是清河侯!”

    “清河侯~!?”

    惊呼声中,凉棚之中一群人仿佛被人点了穴道一般全都定住了。

    “不错,传闻清河侯巡视坦途计划,数日前的报纸登载清河侯已经到达辽东湾,在视察完辽东海港的建设之后还在辽王的陪同下登燕长城把手游玩,还与辽王达成一项投资近五百万钱的皮革厂协议,按照民间推测,侯爷视察完后会乘马车顺上郡道回咸阳……”

    “这便没错了,这位公子必然就是清河侯无疑,上郡道从辽东直通晋阳,而晋阳据此不过百余里,侯爷此去黑龙口必然会用仙术斩杀妖龙除此大害!”

    “如此我等还站着干甚,速去黑龙口!”

    “是极是极,若是去的晚了只怕侯爷斩杀恶龙的仙家法术便看不见了!”

    “速走速走~”

    一群商旅本就是走南闯北的货商或者豪侠,几乎都带有家仆和护卫,加上赵地本就民风彪悍,于是一窝蜂就有十多人皆都骑马仗剑沿着荒道直奔黑龙口而去,转瞬之间,黑虎关前更加清冷不少。

    余下几个当地的山民和茶铺脚店的店家面面相觑。

    “廖大,那位公子真……真的是清河侯?”几个山民惊恐激动浑身哆嗦的快站不稳了。

    “应……应该不会错,这些商贾常年来往于咸阳和赵地,几乎每月都会打黑虎关经过,必然不会认错……”茶铺店主同样激动的打着摆子着说。

    “那……那怎么办,我等要不要去看看?”

    “此去黑龙口还有二十余里,他们都有马,我们跟不上,李二郎跑的快,你速去通知里长,清河侯前来为咱们斩杀恶龙,一定要告诉县令才行,速去速去,路上莫要耽搁,余下的人带上饮水干粮跟我去黑龙口,莫要饿坏了侯爷……”

    茶铺店主虽然方才被陈旭的护卫吓的差点儿尿裤子,但毕竟是开店做生意见过世面的人,此时回过神来很快便安排妥当,于是方才那个别着柴刀的汉子撒腿便往东南而去,余下的人也全都一阵慌乱的收拾之后,背着背篓挑着竹筐一窝蜂的也往黑龙口的方向而去。

    “喂喂,怎么都跑了,难道不做买卖咩?”

    此时,还有路过的的商旅进出黑虎关,有人走累了想停下来歇歇脚,但却发现无论是茶铺还是脚店的店主帮工全都跑光了。

    “清河侯去黑龙口斩杀妖龙去了,你等也一起,莫要错过……”

    一群人嚷嚷着急匆匆而去,转眼便消失不见。

    “清河侯?斩杀妖龙?”

    路人无不剧烈打个摆子,然后弃下马车财货,如同被狗撵一般跟了上去。

    而不长时间之后,东南方向有一群人手持棍棒武器等呼啸而来,男女老少皆都兴奋激动,一路大吼大叫着也不在关前停留,直奔左侧的荒道沿河进入荒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