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霆仁高冷道:“夸张。”

    童好傲娇的道:“小老弟,我可是跟你说了啊,我难得这么热情,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真不用?”

    霍霆仁将目光落到了温情的身上。

    “她真能行?”

    “我是觉得,我肯定做不到,因为,云熙也好,雨熙也好,都是韩叔叔的女儿,韩叔叔又是二叔的故友,他把两个女儿托付给我们照顾,我们不能伤了任何一个。

    但……好好立场不同,在帮你接触雨熙的这件事儿上,她没有什么私心,应该是比我和你三哥靠谱的。当然,我还是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你的坦诚,你最好告诉云熙,你对她没那方面的感觉,别拖别人。”

    “你以为我没说呀,”霍霆仁摇头:“周一那天我就跟她说了,我说让她少来找我,如果她是想要跟我交往的话,就更别想了,因为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她还来,我能怎么办呢?”

    温情看向童好:“那你就真的只能找你好姐姐帮忙了。”

    霍霆仁嫌弃的看向童好。

    他不是特别信任她。

    童好耸肩,一副你爱用不用的样子。

    霍霆仁点头:“那行吧,不过我可提前说好了,我不会叫你姐的。”

    “凭什么呀,我就这一个要求。”

    霍霆仁也摆出了一副傲娇的模样:“那就改个别的要求。”

    “啧,你傻呀,这是最容易实现的条件了。”

    “我不需要姐姐,也不会承认你是我姐的。”

    温情凝眉,也是想不通,他干嘛这么纠结于这件事儿。

    好好本就是比他大,叫声姐姐,好像也不吃亏吧。

    这小子,最近她倒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童好无语:“那行吧,以后你要请我吃饭,吃……十顿。”

    霍霆仁爽快点头:“成交。”

    童好对温情道:“行了,他的事儿说完了,说说咱们的事儿吧。”

    温情纳闷:“咱俩什么事儿啊。”

    童好拍了拍那一打酒:“这个,走一个?”

    温情正犹豫着呢,霍霆仁道:“三嫂,你还是小心点儿吧,万一一会儿我三哥来了,肯定骂你。”

    “呸呸呸,”童好摆手:“天高皇帝远的,再说又不多喝,就一瓶能怎么滴。”

    她话音才落,身后就传来一阵令她冷飕飕的声音。

    “别说一瓶,一杯都不行。”

    温情和童好都很惊讶的,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霍庭深。

    霍庭深走到温情身侧,拉过椅子坐下。

    他不悦的看向童好:“你上辈子,是不是被酒馋死的,怎么每次温情出来见你,都非得喝酒?”

    童好尴尬:“三爷,你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了,其实姐妹儿之间一起喝个酒,不是挺正常的吗。”

    霍庭深的手搭在温情的肩上:“她什么酒量,别人不知道,你也不知道?”

    童好眨巴眨巴眼:“那我还是自己喝吧。”

    她说着,开了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霍霆仁看到童好被三哥吓的灰溜溜的样子,不禁觉得解气。

    看到他嘲笑的目光,童好剜了他一眼,凑近他,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嘀咕道:“小老弟,你这嘴是不是开过光呀。”

    “你怎么骂人呀,”霍霆仁不禁起了腔。

    童好直接掐了他胳膊一下,让他闭着嘴小点声。

    接着,她在他耳畔又低声道:“我的意思是,你说话太灵了,刚说完你三哥来的话,他就真出现了。”

    这时,温情也看向霍庭深问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司机的车不是停在路口了吗,他也不知道我们是来的这一家呀。”

    霍庭深看向霍霆仁:“我有个好弟弟,对我盛情邀请,我总不能辜负了他的心意。”

    童好瞠目结舌的看向霍霆仁。

    心中给他头顶扣上了俩字。

    叛徒。

    霍霆仁已经知道童好怕他三哥了,自然也就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你瞪我干嘛呀?我三哥来,你不欢迎呀。”

    童好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笑意道:“怎么会呢,我当然是由衷的欢迎,我就是觉得,你这事儿做的不厚道,你早说三爷要来,我就不请他来大排档了,三爷可是我家的大财神,我得请他吃好的呀。”

    霍霆仁哼道,“我是我三哥的弟弟,你要真这么尊敬他,对我好点儿就行了。”

    “两码事儿,你是我闺蜜的小叔子,三爷是我闺蜜的老公,兼我家财神大人,你比不了。”

    一听这话,霍霆仁倒是不爽了。

    温情凑到霍庭深耳畔道:“这两人,掐了一晚上了,我耳朵都疼。”

    霍庭深抬手捂住了她的耳朵:“那就不要听,由着他们自己分辨去吧。”

    他温柔的动作,立刻吸引了对面两人的注意。

    霍霆仁无语的啃了一口肉。

    童好嫌恶道:“拜托,你们两位也顾虑一下单身汪的感受行吗?”

    “单身是你们自己的问题,我们明明有爱可秀,为什么要考虑你们的感受,考虑了你们的感受,谁来考虑我们的感受?有爱就要表达,不能忍。”

    童好赞叹的鼓了鼓掌。

    “真没想到,您竟然是这样的霍三爷,我可真是孤陋寡闻了。”

    温情不好意思的道:“行了啊,别埋汰人。”

    “我是在替自己心寒,”她抬手捂住自己的心口:“我只是一个幼儿园毕业几百个月的孩子,为什么要看这些。哎,我还是喝酒,撸串吧。现在看来呀,闺蜜什么的靠不住,啤酒肉串可解忧。”

    温情挽着霍庭深的胳膊,故意道:“看来,你的出现,刺激到我们家好好了呢。”

    “她是别的男人家的,我才是你家的,搞搞清楚。”

    童好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双重暴击啊,你们还能不能让我们愉快的吃个晚饭了。”

    霍霆仁这会儿倒是平和了,对童好道:“你这才哪儿到哪儿,我可是几乎天天都被虐。”

    童好抬手,一本正经的抚摸了一下霍霆仁的头:“可怜的孩子,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举动,让对面霍庭深不禁感叹。

    童好和温情呀,还真是绝配的一对闺蜜。

    都没怎么长脑子。

    她这么摸了霍霆仁的脑袋,霍霆仁要炸毛的。

    可是意料之外的,霍霆仁竟然只是抖开了她的手,道:“你懂不懂得什么叫习惯成自然?看多了,免疫了。”

    ,content_num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由免费云加速(FreeCDN)提供网站加速和攻击防御服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