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见面的方式绝对不是李想愿意的,但他无可奈何,再不出来,鸣绪和白弥茶就要坠入险境了。

    从立场上说,他和八云尺有过节,和白家有仇,和何逸有账要算,自然是站在她们那边的。

    费钰景飘退回八云尺他们身侧,看着李想的目光闪烁不定。

    刚才感情所至,没有控制住而爆发出的嗔怒看得其他几人一阵愕然,费钰景的这一面是他们所有人都没见过的,还躲在暗处的白云飞百感交集,那样娇羞和羞涩的样子他从没见过。

    一直以来,费钰景对待自己都是彬彬有礼,却也拒之千里之外的态度,起初刚来第十六分家时她还有些拘谨和畏惧他,但在觉醒砝核,被十六老祖召见后,她就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了。

    目光再次锁定李想,就是这个家伙,居然就一直......在他的身边!

    白云飞深吸一口气,从怀里取出了那把精致小巧的源质枪。

    这是狂猎送他的秘密武器,冬零重工产的专门用来对付魔术使用者的去魔枪!

    这种源质枪只能发射固定的去魔弹,一旦命中敌人,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无视敌人的防御体系,慢慢渗透进他的五脏六腑,最后将身体机能完全破坏殆尽!

    这种破坏是不可逆的,是必死的。

    这样一把源质枪的价值起码在上十亿,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最关键的是,能够轻易杀死魔术使用者的去魔弹是特殊子弹的一种,特殊子弹的制作者非常少,随便一颗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使用这种源质枪也要有一定的子弹枪使用功底。

    而狂猎没有将这把枪给八云尺或是白海霆,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好的渠道接近李想,而白云飞不同,他必然有机会近距离接近李想,只要他愿意。

    这大概也是狂猎的一次豪赌。

    他颤颤巍巍地举起去魔枪对准李想的背影,手不停地哆嗦着,脑海里翻腾的全是李想面对狩猎种时的纵横杀气。

    过了片刻,白云飞的心尖猛地一颤,最后颓然地垂下了手臂,他没有自信能在这种距离击杀李想,万一射偏就是万劫不复,他可以寻找更好的机会,寻找更不错的时机......

    白云飞懊恼地揉了揉脑袋,他心里清楚,自己分明是害怕了,在给自己找借口,找理由,其实就是根本不敢直面李想!

    连偷袭都不敢!

    在这一刻,他才深深认识到自己有多么废物,心里最后一根紧绷的弦也轰然断裂了。

    战局中,费钰景红润的小嘴紧紧抿着,丰满的胸脯微微起伏,荡起一条颇为诱惑的弧线,她有千言万语想要问他,问他好不好,在极夜的日子是不是很痛苦,她是为了野瞳才选择离开的吗?

    为了获得这个玩家资质是不是吃了很多很多的苦。

    但一切都在他站到了白弥茶和鸣绪的身旁后戛然而止了。

    费钰景握紧寒冰剑,淡然看他,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面具。

    似乎是觉察到了她脸上刻意的冷漠,李想感觉头大如斗,是不是误会又加深了一点,她不知道自己和鸣绪与白弥茶的关系,也不太清楚何逸之前陷害自己的事情,最主要的是,她的立场不能和白海霆相对。

    两人之间有太多问题需要单独解释,看来这不是个好时机。

    “你就没什么要说的么?”白弥茶用手肘拱了拱他的腰,这家伙事到临头了却和一根木头似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明明在极夜的时候,在期末试验最危险的时刻,他呢喃过眼前少女的名字。

    白弥茶从小就没有朋友,生长在第四分家的她,自小天赋异禀,被各个长辈宠爱,被同龄人妒忌,到最后干脆养成这种我行我素的性格,越发脱离了家族和京北的许多世家圈子,正因如此,她在心里十分羡慕李想。

    和白心瞳之间的感情,和费钰景之间的情愫,这都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

    “唔,先送你们两个进去。”李想知道白弥茶和鸣绪大概率都有家族内的重压,对这次的终极试炼应该有挺大的目标,而这囚禁着异种的地方应该会是她们赚取大量积分的好地方。

    “诶?”

    白弥茶还没理解他话中的含义,鸣绪却已经先一步动手了。

    她轻巧地一跃,熟练地坐上了飞翼战车的后座,李想坐在前面操纵,两人极有默契地闪开了八云尺的射击。

    “上来!”李想发动飞翼战车后方的加速喷射器,一旦启动,速度能达到惊人的120m/s!

    这可是比3级魔术师基础标准还快的速度啊!

    白弥茶递出右手,一股巨力一拉,她便落在了鸣绪和李想的中间。她的身材比鸣绪丰腴许多,还好鸣绪比较小巧,不然三人挤在飞翼战车上怕是得缩成一团。

    饶是如此,李想依旧能感受到和白弥茶肉贴肉后的那种奇妙感觉,以及她难得的羞涩与尴尬。

    原来这疯女人也有小家碧玉的一面啊......

    飞翼战车化作一道亮丽的弧线从他们四人的视线里急速穿过,根本看不清轨迹。

    “为什么还有这种飞行交通工具,这是作弊吧!”八云尺看得目瞪口呆,这简直就是犯规啊,在有严格装备武器限制下的狩猎世界拥有这样的交通工具,居然能判定通过?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何逸便知道自己最后的愿望也落空了,从九月份开始精打细算的一个月都以失败告终,家族付出了那么多却竹篮打水一场空,给别人做了嫁衣。

    那种愤怒感让他几欲抓狂。

    “想这么容易就从我手里拿走机缘?”何逸狰狞的一笑,怨毒地看着天空中即将进入黑色六面体的三人,左手忽然猛地一荡,“就算走,也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夹在李想和鸣绪中间的白弥茶为了缓解尴尬,转头去看底下的几人,在看到何逸有所动作时,心头忽然冒出了此时的他和狂铁很像的感觉。

    何逸蜷曲着身子,左手手臂上的衣服尽数碎裂,露出青筋暴起的肌肉,那些青筋上还缠绕着一缕缕黑气,像是一条条小蛇蜿蜒在这之上。

    手臂肌肉不断鼓动,变得越来越粗壮,原本正常的指甲也变长变黑了,像是一些怪物的利爪。

    一旁的白海霆皱眉看着他的变化,那令人作呕的气息比狩猎种还让人不舒服,下意识就想距离他远远的。

    同时白海霆也能清晰感受到何逸力量上的突变,不一会儿功夫,他的左臂就脱离了人类范畴,类似于巨型生物或是狩猎种的四肢。

    要是此刻李想回头看一眼,就会发现这种变化似曾相识,和那时鬼无岐父子类似。

    只是他现在全身心注视着即将达到的大门,完全没有在意下方的动静。

    “吒!”何逸嘴里吐出一口黑气,膨胀的左臂猛地挥出,一道肉眼可见的黑色拳罡径直轰向天空中的飞翼战车。

    黑色拳罡夹杂着恐怖的暗劲破空而去,空气不住鼓荡,居然扭曲出了五道尖锐的空气爪印!

    “这根本不是寻常体术!”八云尺心中大骇,立即后退,何逸黑色左臂轰出的一拳不仅破空射出了类似源质枪气柱般的拳罡,还震动影响到了附近的区域。

    一股股黑色的雾气蔓延开来,味道令人作呕。

    寻常体术只是在锻炼身体的基础上附加了一些格斗技巧,身体柔韧性越好,体能越强的人使用起来也越厉害,但不会出现一些非物理的攻击,只有附加了魔术的体术才可能展现出那样的威力。

    何逸显然不是后者,也不是八云尺他已知的任何一种方式,非要说,倒是和他绝对不想提及的一种有点类似。

    脸庞狰狞,瞳孔放大,理智减弱,这分明就是异种化的样子!

    刺耳的音爆声在后方骤起,等三人觉察到时,那黑色拳罡已经快接近鸣绪的后背了。

    回身躲闪反击那必然会延误开门,之前李想处心积虑营造的优势将全部葬送,但不躲......

    “你们走。”面对两难的境遇,鸣绪十分果断,她掏出短裙里的钥匙往白弥茶手里一塞,身体用力,就冲向那道黑色拳罡,而飞翼战车也在那一股推力下再度前进,抵达了黑色大门前。

    后方传来剧烈的轰鸣声。

    黑色拳罡被鸣绪手中恶魔之翼射出的气柱击得粉碎,而她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朝下方坠落,距离飞翼战车越来越远。

    她看着远去的李想,毫不犹豫地蜷曲身体,落地时就地一滚,减少了反震力,消失在一阵烟尘中。

    黑色大门缓缓开启,一股刺鼻的味道从中蹿出。

    何逸睁大眼睛,左臂迅速回缩,嘴里嘶吼道:“还有机会,趁着大门关闭前进去!”

    他纵身一跃,就想紧跟他们进入黑色大门,不过黑色六面体距离地面太远,他借力的速度不快,只能倚仗费钰景制造的冰柱节节上升,但就在他即将抵达之际,一道黑色的身影骤然出现,将他拦截在了外面。

    痛苦女王清秀的脸庞彻底粉碎了他最后的希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